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山东夏令营 济南冬令营 山东军事夏令营 国学夏令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回复: 0

爱不曾走远

[复制链接]

7739

主题

7739

帖子

2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23408
发表于 2019-10-21 15:00: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导读】是你那熟悉的笔迹,蘸满了辛酸和无奈,你回城后招工进了厂,现在下岗了,丈夫因进了班房,生活一点也不幸福,多少年来,你一直没有忘记乡下的那段难忘的生活,你一天也没有忘记过乡下的我们,没有忘记那棵大柳树。  今夜的月色真好,乡村的旷野一片寂静,稻花的清香溢在空气里,让人不由不张嘴贪婪地吮吸。没有人来打搅,任思绪万千肆意的想象,可以完全放任自己做各种动作,张开平时不敢在人前做声的喉咙信口高歌一曲。  小虫儿在草丛里唧唧的吟唱,向同伴发出示好的请求。偶尔有一只小鸟的鸣叫,那是回家迷路的孩子,它的父母在家里不知多么着急的等待它的归来。我依旧徜徉在乡村的小路上,没有心思理它们。  月虽未满,像初长成的十七八的少女,丰腴可人,光彩夺目,星也朗得似颗颗璀璨的钻石,她们用铅华把天穹和大地洗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有一片云如丝绸般慢慢滑过来,月亮像刚过门的新媳妇,娇羞地躲在门帘后面不肯出来,任你千呼万唤,才掀起面纱,姹红着脸,楚楚动人。  我不知道在这样的夜晚,这个世界上有多少浪漫的故事发生,我更不知道在这样的夜晚,这个世界上有多少团圆重逢的佳话在延续。而我此时却独对月夜,一种柔柔的气韵使我思念的末梢感应到你心灵的颤粟,远方的你,还好吗?  又到了我们第一次约会的柳树下,微风轻吻着柳树的长发,她舞动着修长的膀臂,仿佛要抹平我心头点点滴滴的伤痛。  那也是一个洒满清辉的夏夜,村里放露天电影《英雄儿女》,你和你的女伴施施然地挡住了我的视线,而且还和女伴像刚出巢的小鸟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我虽然讨厌你的傲慢,但你身上有一股暗香涌动,秀白癜风初期发在耳边厮磨,使我莫名的心动。  我叫你把头让一下。  你回眸一笑。  吆,后面还站着个大男人啊。你说话真损。  我气得咬牙切齿,刚才心中的美好一扫而光,借来一条长凳子,报复性的站在你的面前,你轻轻的在我身上一推,把我摔了个大跟头。我的脸上火辣辣的,要不是夜色的遮掩,肯定红得像熟透了的柿子一样,你和你的女伴在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中消失没了踪影。  第二天,我打听到你是邻组下放户的女儿,刚到我们这里才十几天。为了教训你,我托人送给你一本书《修养与女人》。  我暗暗窃喜我的高招,想象你在家里气得柳眉竖立,杏眼圆睁,我高兴得一个人在田野里哈哈大笑。  谁知第三天,你又托人把书送回来,在扉页附上一张纸条:月下西厢,梁河岸边,桥头柳树,盼望赐教。  那一天的日子特别的长,太阳懒洋洋地不肯西下,我想好了各种各样的话语,应付你的质问,好不容易熬到日落西山,明月东升。  我心如鹿撞,草草扒了几口饭,在母亲的呼喊挽留中一溜烟地跑出家门。  早早地看见你站在柳树下,刚洗过的乌黑长发用手绢搭拢着,瀑布似的直到腰间,像出水的芙蓉,清丽脱俗。  你大大方方的说:真准时啊。  我大脑一片空白,原来准备好的话语全跑到爪哇国去了,羞涩得自己倒像个女孩子,难为情的点了点头。  月亮爬上了河对岸的树梢,温柔地把光辉倾泻在河面上,我们坐在小木桥上,我打岔似的把脚伸进水里,任流水轻轻吻着我的脚丫。你看出我的窘迫,笑着和我搭讪,跟我谈你的家是怎么到我们这个临海北京中科医院正规吗的农村来的,谈你原来的学校,谈你昔日的朋友,你说你打听到我很爱学习,我的成绩非常的好,你非常羡慕我,说着说着,你低下头,不再看我。我渐渐地感到轻松了许多,感到你原来是那么亲切,原来的顾虑和偏见不翼而飞。我们共同的语言越来越多,青春,理想,抱负是最多的话题,你说你想做一名老师。  那一夜,我们什么都说,惟独没有说那句话。哦,十八岁的天空就是在这月色里开始的。  露珠真的很调皮,不但弄湿了你的头发,还打湿了我的眉毛,月亮渐渐西沉,被庄稼挡住几乎看不到了,我送你回家,你一脸的幸福。  分别的时候,你抓住我的手,有泪在脸上,我说:别把露珠带回家。  你笑了,用拳头在我背上轻轻地捶了一下,跑回屋子。  站在你的窗外,直到灯光暗淡  在那激情燃烧的岁月里,只要放电影,不管有多远,我们都能相约去看,那月夜里留下我们多少青春的笑容;那草地上留下我们多少浪漫的脚步;那苍茫的原野上留下我们多少激昂的歌声。  母亲第一次看到你美丽可爱的样子,认你做干女儿,看到你在母亲的怀抱中撒娇,我在一旁偷偷的笑,笑里藏着无数幸福和甜蜜,却招来了你的追逐  然而,在三年后的一天,你却随父母回城了。那天,你哭得跟泪人似的,让我们全家真正尝到生离的痛,望着缓缓开走的汽车,我的世界布满凄风苦雨,也许这就是命吧。  二十年来,没有你的音信,你在我的脑海里渐渐模糊,我慢慢地学会了坚强,就这样在心路交织的年轮里,感觉爱的潮水已退,心的风帆渐渐的远去了  直到有一天,年愈八十的母亲蹒跚地走进我的课堂大声的喊:来信了,来信了。  是你那熟悉的笔迹,蘸满了辛酸和无奈,你回城后招工进了厂,现在下岗了,丈夫因进了班房,生活一点也不幸福,多少年来,你一直没有忘记乡下的那段难忘的生活,你一天也没有忘记过乡下的我们,没有忘记那棵大柳树,没有忘记那小桥流水,你也知道我做了老师,知道我们生活得很好,多少年没有联系的原因怕我们牵挂,现在你丈夫回来了,你们又开始新的生活。  拨通你的电话,静得可以听到我扑通扑通的心跳,等待那熟悉的声音再现,呼唤着你的名字,你似乎有了感应,你的声音还是那么甜美,不过有点嘶哑,我说今年暑假我一定去看你,你在千里之外哽咽难语,你很害怕,怕见了,那平静的心海再起波澜,怕在伤痛的胸膛撒上一把盐,怕把握不住脆弱的心灵,思念不一定非要见面,就这么守住这份美好,让爱不走远,好么?  我无语,是啊,即使你拥有了你所希望的东西,你是否就永远拥有蔚蓝的天空,即北京治疗白癜风需要多少钱使你失去你所希望的东西,你的心是否就成了燃烧的荒原。就像多少年来,我一直以为那份纯真已消失,其实爱不曾走远。  月正中天,光也比以前亮了许多,我抬起臂膀,在右边留下一个位置,等待一个身影在那里重逢【责任编辑:叶子】         





 (散文编辑:江南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济南夏令营|山东夏令营联盟|山东夏令营|山东夏令营 济南冬令营 山东军事夏令营 国学夏令营 ( 鲁ICP备371852954号  

GMT+8, 2019-11-18 20:36 , Processed in 0.112566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4 Weixiaoduo.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